整件事情感覺已經走到了很歪的地方...

現在大家都一個近的把矛頭指向建築師的不應該
不過我想這部分還有很多事情是沒有被挑明著講的
台大校方跟文學院本身自己也很有問題

雖然說簡學義也是個個人風格強烈的建築師
但他也知道在台大校門搞樓房就像是太歲爺頭上動土
一不小心就會搞得身敗名裂的

現在整個事件抱怨的不外乎有兩個部分
1.建築物量體過大
2.建築風格與台大既有景觀迥異

關於建築物量體過大的部分
這我必須說建築師本身應該也很無奈
量體大小和建築物需求空間大小和基地面積大小有關
今天文學院一舉開出非常大的空間需求
(反正要蓋新系館了那就來個人人有房住政策)
原本的基地又不大自然而然建築物的體積就小不到哪去
這部分要檢討的不是建築師
而是要請文學院自己想想到底真正需要的空間需求有多少
畢竟建築師在這件事上頭只能消極的根據業主的需求設計 

有人說為什麼不把地上量體做小把空間塞到地下
這是很好的想法但是也要知道本案是華碩捐款贊助
基本上要做地下建築的花費是遠高於地上建築的
(可以參考捷運地下化跟高架橋的施工經費差異)
如果台大校方覺得應該要讓地上量體減少空間又堅持要這麼多
那就應該要提高整體建案預算
讓建築師敢設計截然不同且時尚的地下建築
(畢竟只靠華碩贊助的那5億多要蓋地景建築應該蓋不到一半就沒了)

還有一個問題是基地先天限制
基地緊鄰新生大排
地下旁邊就是大排水溝
到底能挖多深 挖多廣 也都不知道

至於建築風格的問題我覺得簡老師比較倒楣
因為他的案子在大門口
不然全校第一個要被抓出來狂電的
第一個是物理系凝態中心
第二個應該是博理館
再怎麼樣都不致於淪落到人文大樓

然後是關於校園地景到底是要保守的維持單一風格
還是要開放的與時俱進
這部分我想沒有哪一種是絕對的好或是壞
也許我自己是比較激進(?!)吧
一直沉浸在懷舊的氛圍裏頭走不出來感覺也不是些甚麼好事
當然我也反對大量不經消化不尊重基地的房子強勢的侵入校園

然後是整個抗議活動拿人家的設計過程中草案出來鞭
只會顯示自己對於建築方面的不專業
搞到最後有可能的就是建築師一句不做走人了
然後換個建築師等風聲過了結果還是故技重施
結果才發現沒有原案來的好
(有前瞻性的案子通常都會遭受保守派的強烈抨擊然後無疾而終XD)
搞成這樣也只是兩敗俱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per7 的頭像
viper7

◤Warning!!!◢

viper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從'08年弄到現在的方案還算設計過程中的草案嗎?
  • 從'08年弄到現在的方案還算設計過程中的草案嗎?
  • 只要不是定案的都算是草案。

    viper7 於 2011/04/16 17:11 回覆

  • 讀者
  • 抱歉,只是想討論一下,無惡意,但因為您是這樣說的:
    「然後是整個抗議活動拿人家的設計過程中草案出來鞭
    只會顯示自己對於建築方面的不專業
    搞到最後有可能的就是建築師一句不做走人了」

    如果不是在「還沒定案」階段展開質疑(用您的說法是「鞭」)
    等到「定案」之後,還能如何質疑?如果真有問題,如何翻案?

    定案之後才要翻案
    就是尊重專業嗎?
    建築師就不會不爽走人嗎?
    我印象中定案之後才要翻案的人通常在開會裡會被人罵髒話的~

    換句話說
    您的意思似乎是
    只要是「質疑建築師的設計」這件事就是不尊重專業吧?

    但話說回來
    一般而言我是同意應該要尊重專業的
    不過我得說一下
    這個觀點套用到台大人文系館新建案非常危險
    寧可去為其他公共建築的建築師處境叫屈
    也不要為這一棟比較好 : p
  • 我想沒有任何一個建築師會認為案子被質疑是代表不尊重,甚至大多數建築師都歡迎大家對自己的設計有正面建設性的想法。
    提案本來就是歡迎討論,不過這事件當初在抗疫的活動時,抗議方所釋放出來的圖片資訊都是在草案過程中出現過後來也已經被調整的地方,所以我才說那些是草案,整個案子並不是黑箱一班進行 (雖然也差不多是了) 但是這裏我想表達的不是只有抗議民眾對建築師的不尊重,而是包含整個投標設計過程,校方的審查討論過程都是(尤其是看了會議紀錄以後) 校方要求建築師滿足所有校方的需求,可是又沒辦法在經費上支持達到這些需求的所需,我想這種情況下建築師是很無奈的。
    這次人文大樓的事件只是一個引爆點,不過他抱錯方向了,整個案子最需要被檢討的應該是校方最於新建大樓案的立場和思考,而今天建築師只是恰巧透過他的設計把這些校方的盲點給明顯的暴露出來,某些層面來說也要感謝一下這位建築師呢,讓大家知道校方對於這樣龐大的案子,背後到底糾結了多少詭異的居心是不為人所知的。

    viper7 於 2011/04/20 00:38 回覆